目前分類:我不想死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6) 人氣()

  一身象牙白雪紡洋裝,淺褐色絲質腰帶勾勒出纖瘦腰身,及膝裙長恰如其分地顯現雙腿優美的曲線。唇上一抹紅綴點白皙面容如飄落雪地的緋櫻,似是等一位惜花人拾藏這般溫柔。改換妝點是為了切割那段失憶的從前,她不再是那個天真爛漫、心念單純的夏小妹妹──她是夏予婷,是可以在愛慾情仇間呼風喚雨的無上女神。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哥。」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誰讓你們傷人的?」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8) 人氣()

  這時他才發覺到他其實一直很寂寞。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七點還沒到,吳謙早起床了。其實他一直沒睡沉。先是爬起來坐到床沿一會兒。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又睡著,卻夢見幾十個人吆喝著追殺他跟夏予婷,那場景就像連續劇的千年老哏,怎麼追也追不到,怎麼甩也甩不掉。最後他醒了,滿頭是汗,一度還琢磨著自己身在何處。以前從來沒這情形過,他覺得是不是年紀大了,也或許可以找大仕問問看這夢境的涵義。不過這傢伙肯定又是扯什麼佛洛伊德的性苦悶理論,看來還不如自己翻翻周公夢解來得有趣一些。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三週後的複診。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嗯,我知道了。」邱豐啓撳滅還剩下大半截的菸說:「繼續查,一有消息立刻向我回報。就這樣。」掛斷電話後,他閉起眼睛仰靠在沙發上。原本以為能在老婆坐移民監回國之前和夏予婷做個了斷,沒想到卻捅出這麼大的漏子。惱人的音訊全無讓他幾天來寢食難安。也想過直接打電話給夏予婷,可是在真相不明的狀況下又擔心受到牽連。私下請人打探所得到的結果竟是:失蹤了。這消息令他既震驚又安心──至少可以確定人沒死──可是人在哪裡呢?查探結果的一無所獲不斷撞擊他原本就隱隱作痛的左邊腦袋。眼看距離老婆回國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夏予婷這顆不定時炸彈卻還不知道在哪個角落裡悄悄地燃燒著引線。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有則笑話是這樣的:某年端午節龍舟比賽正激烈時,一位妙齡女郎不小心跌落河裡。而現場除了驚叫聲外只是面面相覷,沒有人願意下水救她。正當眾人袖手旁觀你一言我一語時,水面傳來撲通一聲,有位老阿伯跳下水裡。救生員將阿伯與妙齡女郎救上岸後,現場記者立刻衝過去把麥克風杵到阿伯面前。「阿伯、阿伯,剛剛看您好像不大會游泳,您怎麼有勇氣跳下去救人呢?」只見阿伯罵了聲娘說:「勇你老母啦!恁爸又不是想死,」接著怒氣沖沖地對著圍觀人群問:「是叨一個死囡仔將恁爸擠落去的?」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邱豐啟一夜未眠。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哥。」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哥。」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哥。」

花非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